和西班牙攝影家Atín Aya的對話

散文

2/19/2016

Art of Atín Aya

記得2016年的2月底,我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待了一陣。在那裡,我看了高第的建築,去了美術館,浸淫在教堂裡。我漫步在老舊的大街小巷,我在教堂石階上慵懶的看著鴿子調皮著,我仰望著湛藍的天空,讚嘆這美妙的色彩。宇宙真是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,因為它創造了許多的美不勝收,好神奇啊!

有一天,我去了巴塞隆納當代文化中心看了Antoni Arrisa的回顧攝影展,1922–1936年的大約數十幅的作品中,特別記得有一幅小女孩坐著看報紙的照片,真是令人難以忘懷的佳作。看完展覽後到一樓的書店閒晃時,發現了一本小小的攝影集,封面站著一位駝背但好可愛的老奶奶,她手中拿著的花朵充滿了青春的活力,她的雙眼皎潔活潑。這是西班牙籍攝影家Atín Aya的作品集,在我看來,他的作品非常樸實自然,平凡中又帶有高雅的情操,溫暖但又搶眼。

岸邊撒網的人,讓我感受到海岸、天際和人類的和諧,好像一首動人的奏鳴曲⋯⋯拉著驢子騎著單車的人,瀟灑的在田野裡行走,我似乎聽到了他的低聲吟唱⋯⋯拎著袋子的老人那滿臉掩不住的皺紋,看得出是時刻活在陽光下,和大自然共舞的人。我看到了他生命的風霜,也看到了他那單純有智慧的雙眼。

我很激動的立刻買了這本攝影集,然後回去上網查了這位藝術家,因為他的作品符合了涵藝術的追求,也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那種能夠感動人,能夠在最平凡的表現中散發出偉大精神價值的作品。我們希望推廣的是能夠永恆的當代藝術,所以它不能是矯揉造作的,它不能是醜陋的,它不能是短暫流行的。它必須是真誠的,美好的,經得起歲月考驗的!

2021/5/19 林暄涵 撰

然而,很難過的發現1955年出生的他,早已於2007年因意外過世,享年不到六十。為此,我難過了好半天,非常惋惜他的英才早逝,但我同時也很清楚的知道:他留下來的這些作品,將會讓他的精神永存,死亡在這裡不代表真正的別離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