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班牙,一個讓人產生無限激情的國度

散文

5/21/2016

我非常的喜歡西班牙這個國家。西班牙,對我而言有著一股無以言喻的魅力,她的熱情,她的活力,她的色彩⋯⋯我覺得這是一個讓人產生無限激情的國度。

即便正在書寫文字的此時此刻,我的腦海霎時還是浮起了2015年的2月,從馬德里搭火車前往巴塞隆納途中,那午後撒下的陽光,將似乎喃喃自語的大地曬得金黃,暖風吹拂著荒野中的草木,她們慵懶的搖曳著⋯⋯我的雙眼被一齣齣大地之舞所迷惑,那醉人的金黃色至今仍歷歷在目。我想,美麗動人的景色,總是如瑰燦的畫作般長存在人們的內心之中,久久無法忘懷。

那年的馬德里之旅,去了普拉多美術館。那裡的館藏非常驚人,哥雅、里貝拉、委拉斯奎茲、格雷科等,幾位世界級西班牙大師的經典作品幾乎都在這兒了,慢慢看的話,我想至少是需要三天以上的。

當時正在舉辦西班牙大師哥雅 ( Francisco Goya ) 的主題大展,我看到了<裸體的瑪哈> ( Naked Maja, 1797–1800 ),這幅曾經被印製成西班牙郵票的裸體畫,據說在當時虔誠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不被認可,因此大約在一個世紀後才被公開展示。

在常態展區的法蘭德斯藝術大師魯本斯(Peter Paul Rubens, 1577–1640 ),好幾幅作品特別吸引我的眼球,所以花了最多時間去品味。其中,<優美三女神> ( The Three Graces, 1639 ) 令我讚嘆不已。女神的肌膚通透得似乎看得到青藍色的血管,熱血在其中流淌。細白的皮膚與稚嫩的粉色相混,發出微妙的毫光。充滿活力的肌肉線條十分流暢,成熟的女性體態被描繪得稍帶誇張但又很自然,厚重而結實。魯本斯筆下的女體充斥了一股很奇妙的肉慾感,那是一種很原始又聖潔的感覺。不只如此,魯本斯所描繪的這種肉慾感有一種歡愉的律動節奏,讓我覺得很神奇。

Naked Maja, 1797–1800

The Three Graces, 1639

另外的這幅<巴黎審判>(The Judgement of Paris, 1639)也很吸引我。女神白皙的肌膚迷人,裹在身上的薄紗輕柔地如微風般夢幻。我想,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形與色彩的節奏,類似美妙的音樂律動,使人聯想起巴哈和巴比羅利的古大鍵琴與維奧爾大提琴的合奏。魯本斯不僅在平面上為觀者創造了視覺的享受外,他也創造了一個有著音樂動感的魔幻世界。

2021/5/21 林暄涵 撰

西班牙藝術源於遠古,阿爾塔米拉洞穴壁畫很早就展現了這個民族狂放熱情的性格,而且一直延續至今天。普拉多美術館展示的作品,正是西班牙藝術的黃金時期的精華⋯⋯當我踏著滿地落葉離開美術館的時候,迎面而來的是演奏著佛朗明哥舞曲的街頭吉他手和藝人,我知道,我真的很喜歡西班牙。

The Judgement of Paris, 1639